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海油新能源公司卖掉风电业务重新回归油气主业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1:02:39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中海油新能源公司卖掉风电业务 重新回归油气主业

中国页岩气网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以下简称“中国海油”)近日对旗下新能源业务孵化器——中海油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能源公司”)的发展主线进行了调整。

针对此前媒体报道的新能源公司的两大发展主线之一——风电业务将逐步被剥离,1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新能源公司某内部人士处获悉,“风电这块基本不保留了”。

另一大业务主线——SNG(煤制气)业务进一步发力,旗下内蒙古和山西的两个煤制气项目将晋升为由中国海油总公司直接领导的项目组,目前领导已由总公司直接任命。

从2004年初涉新能源到2006年成立新能源办公室,再到2008年12月新能源公司正式挂牌,最后又剥离风电业务,整合新能源公司。中国海油发展新能源业务十年后,又重新向油气主业回归。

值得注意的是,自王宜林担任中国海油董事长一职后,总公司提出了“二次跨越”发展纲要,将油气主业摆在突出位置。新能源业务则“择优”发展,即一改以往风电、煤制气并驾齐驱的发展态势,推进煤制气业务,逐步剥离风电板块。

风电业务将被卖掉

中国海油总公司的新能源业务起步于2004年,并于2008年成立全资子公司新能源公司。

1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新能源公司所在的北京朝阳区酒仙桥国宾大厦,一位自称总经理秘书的人士表示,关于新能源业务调整的内容不便接受采访。

对于此前媒体报道的风电业务将被剥离一事,新能源公司某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风电这块基本不保留了,干得很少了。”风电项目将被卖掉,新能源公司将保留很小的股份。

实际上,风电和煤制气业务是该公司“新型能源链”建设的两大主线。

早在新能源公司正式挂牌的前一年,中国海油就在渤海湾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海上风力发电站。随后,新能源公司的战略阵地又从海上延伸到陆地。2009年12月18日,内蒙古化德风电项目完成调试并网发电,这个占地1.8万平方米、装机容量49.5MW的项目,每年向蒙西电网输送1.3亿千瓦时绿色电能。

“那一年也是新能源公司的鼎盛时期,几个项目同时开工,特别是在风电和生物质能领域都进行了新项目的开发。”《能源》杂志援引新能源公司内部人士的话说。

此后两年,海南东方四更风电项目(48MW)、甘肃昌马风电项目(201MW)、二连浩特风电场一期项目(49.5MW)相继实现并网发电。

然而,到了2011年,风电项目发展的盛况戛然而止,中海油新能源产业发展主线出现细微变化。这一年,整个风电行业结束了早期高速度、高利润的生长阶段,跌入寒冬。

中国海油总公司对风电业务的描述也从之前的 “精细化管理作保证的‘大干快上’”,悄然转变为“进一步进行优化重组,确保早日实现投资回报”。

数据显示,新能源公司2011年亏损3.1亿元;2012年,在争取到财政补贴等多重努力的作用才实现了六年来的首次盈利993万元。

在此情况下,中国海油对新能源公司进行整合,风电业务被剥离。“卖给其他风电公司了吧,(新能源公司)占一小部分股份。”上述内部人士称。

在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王晓坤看来,当前国内普遍存在“弃风弃水”现象,新能源发电成本高,多数需要政府补贴才能更好进行,而且并网问题也始终困扰行业。

但新能源公司旗下的内蒙古风电板块可谓公司2012年盈利的 “功臣”。数据显示,内蒙古风电分公司2012年累计上网电量2.3亿千瓦时,实现利润2000万元。

为何剥离“功臣”风电业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给中国海油宣传部门发去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解释称,相应业务部门答复需要一定时间。

大宗产品电子交易平台 “金银岛”分析师韩景媛认为,相对于前期投资来说,风电业务利润还是较低,且后期不一定能保持这样的投资回报率,因而选择剥离。

煤制气的“择优发展”

新能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国海油总公司在两周前下发了一个文件,内容是将新能源公司旗下的内蒙古和山西这两个煤制气项目晋升为由总公司直接领导的项目组。

“他们不叫公司,叫项目组,是总公司直管的项目组。”上述内部人士称,两个项目组的领导由中国海油总公司的人担任,新能源公司总经理郑长波被任命为总公司新能源办公室主任,其他事项进一步讨论中。

据了解,中国海油在2006年8月将原先三级单位的新能源板块从中海石油基地集团有限公司中剥离出来,成立独立的新能源办公室。

“(现在)你找谁也不好找,人心浮动。”该内部人士说,上述文件并未说新能源公司将要解散,在他看来,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整合”。

经过多年发展,新能源公司现已涉足风电、煤制气、生物质能、太阳能等多个领域。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海油从2006年下半年到2010年的新能源投资已逾百亿元。

然而,从2011年开始,新能源业务有了收缩迹象,如今剥离风电,择优发展煤制气。

实际上,2009年,新能源公司就与大同市、大同煤矿集团公司就煤基清洁能源合作项目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总投资约300亿元。签约仪式上,时任中国海油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的傅成玉对外称:“国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势要求中海油上岸发展清洁能源,山西谋求转型发展,需要对煤清洁利用。在这个基础上,双方一拍即合。”

同时,在鄂尔多斯新能源公司也继续加大煤制气业务的开发力度,计划“十二五”期间在鄂尔多斯市投资建设年产能40亿立方米的SNG(煤制天然气)加工厂。

但2011年4月,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规定在新的核准目录出台之前,禁止建设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煤制天然气项目。上述标准以上的大型煤炭加工转化项目,须报经国家发改委核准。

“项目申请早已报送发改委,但没有收到明确批复,不能从银行融资,项目推进缓慢。”《能源》杂志援引中国海油能源研究院人士的话称。

如今煤制气项目的审批似乎比以前宽松了一些。“政策上不阻碍它了。”王晓坤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已有多家企业涉足。中国海油对“十二五”规划也进行了修订,要求重点推进煤制天然气业务。

上述内部人士称,从近期总公司下发给新能源公司的文件也可看出,两个煤制气项目组的地位上升了。此前该业务只是新能源公司的一部分,现在归属总公司直接领导。

从中国海油总公司网站披露的信息看,中国海油或许正借助煤制气业务,在油气管线争夺上发力。2009年开始,其就确定把煤制天然气作为发展煤基清洁能源的主要方向,重点建设煤制天然气(SNG)“北线计划”。

《能源》杂志称,所谓 “北线计划”,正是围绕以上两个煤制气项目,一条贯穿黄河中上游直达环渤海地区、途经内蒙古自治区、山西、河北和天津四省市的天然气长输管线项目,正在等待相关部门审批。其认为,中国海油可以借此在油气管线的争夺中,可以再下一城。

“煤制气是高耗能、高耗水、高排放的项目。”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微博]说,煤制气项目在煤价、水价、环境成本都低的情况下会有一定盈利空间。

主业回归:做油气公司

中国海油对新能源业务调整,隐现出其逐渐回归油气主业的思路。

2004年,中国海油初涉新能源领域,并确定以风能发展特别是近海风能发展为重点。

“中国海油开发新能源不是作秀,而是踏踏实实做项目。”新能源公司总经理郑长波在2009年内蒙古化德风电项目并网发电时表示,要用10年左右的时间,把新能源产业打造成中国海油的支柱产业之一。

对比“三大巨头”常规油气之外的发展方向,可以看出,中国海油涉足多种新能源及非常规油气领域,但新能源领域似乎并没有给中国海油带来太多的回报。2011年,新能源公司亏损达3.1亿元。2011年,原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王宜林接任中海油董事长一职。

履历显示,王宜林1982年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 (中国石油(7.64, -0.10, -1.29%)大学前身)勘探系石油地质勘探专业,历任新疆石油管理局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中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等职,一直在传统油气领域打拼。

王宜林接任后更加强调发展油气主业。他撰文指出,要以勘探开发为龙头谋划产业发展,以做强做大油气主营业务为纲,形成油气并举,“两海 (国内海域、海外)”并重;择优发展新能源时,要选择和主业关联度高、具备经济性、规模性优势的新能源业务。

“回归主业是必须的。”林伯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清洁能源目前不赚钱可以不做,“今后还可以进来,因为门槛本身不高”。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海油在收购加拿大油气公司尼克森之前,它的石油储量仅够开采九年。直到2013年2月26日,中国海油完成对尼克森的交割工作,使其增加了30%的石油储量,使其在回归油气公司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责编:王亭亭

猫和老鼠手游

盖世大侠

全民破坏神满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