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肮脏探秘人类器官移植全过程图【老兵】

发布时间:2019-07-18 18:06:53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肮脏 探秘人类器官移植全过程(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1日电(见习记者 杨丽)今日上午9时,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召开记者会,邀请全国政协常委朱维群、黄洁夫以及全国政协委员胡晓义、李彦宏、俞敏洪围绕促进民生改善与社会和谐稳定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法国欧洲时报记者:

我的问题是提给黄洁夫委员的,从今年1月1日起,中国停止了死囚器官的使用,器官移植完全来自于公民的自愿捐献,我想请问这一决定的原因是什么?这样做是否会造成器官移植的短缺?目前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情况如何?谢谢。

黄洁夫:

很感谢给我提这个问题。今天到这儿来,我想大家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器官移植。这几天开会,大概几十名中外记者都问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取消死囚器官这个来源?首先给大家阐明,死囚器官的来源是在2009年以前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为了救器官功能衰竭的病人,当时又没有公民自愿捐献的体系,实属无奈之举,说得更明白一点,是饮鸩止渴的方法。这种方法是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原则的,同时也是导致了国际上多年的垢病,同时使中国的人权事业受到影响。取消死囚器官的来源是把它推向阳光、透明的公民自愿捐献的事业,是完全超越了器官移植医疗服务的,标志着中国司法的进步,也标志着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更加彰显了器官移植事业的纯洁和高尚,不要让医护人员在灰色的地带进行神圣的救死扶伤的服务。

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做客凤凰卫视节目《公益中国》,谈取消死囚器官移植。他在节目中表示,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链变得肮脏,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

以下是文字实录:

解说:本期《公益中国》,邀请全国政协常委,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讲述中国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经过。

2015年2月24日,浙江省首例跨国人体器官捐献在杭州完成,并连夜进行移植手术。春节期间,一位法国留学生在浙江杭州旅游时发生意外,小伙子生前的遗愿是死后捐献器官,他的亲人也十分支持。2月24号晚上,法国小伙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小奥从法国赶来的父母和哥哥决定,将小奥的器官捐献给中国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小奥捐赠的肝脏、肺叶等器官,已经拯救了国内四位病人的生命,据悉,这是中国第二例跨国器官移植成功案例。

许戈辉:黄部长,我们知道在这一次的器官捐赠和移植手术完成不久之后,就经由您,亲自把一封致谢函递交到了法国大使馆。

黄洁夫(中国政协常委 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这个小奥的爸爸妈妈是从法国专门到了杭州,他们得知了这个中国已经是1月1号取消了死刑器官的利用,这样他们才做的决定,所以这个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许戈辉:对,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黄洁夫:他捐这个器官,这表示中国的器官,这个捐献的体系已经是是阳光透明的了(外国人说),同时他们参加这个捐献呢,实际上是对我们的捐献体系的高度肯定。因为这个是生命的礼物,如果是个肮脏的,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地方,外国人是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

许戈辉:这样一件看似就是普通的、洋雷锋的这样一个事情,在您心目中具有如此不同的分量,那这一定是和我们中国这个器官移植捐赠,走过的一条不平坦的道路有关系。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到底我们走过一条怎么样的路。

六十年前,科学家们正处于革命性科学突破的顶点。在之前的数十年中,研究人员已经在动物器官移植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虽然在人类器官移植方面进行了一些尝试,但结果都失败了。大量研究表明人类器官移植是可行的,而且可以为数以千计的患者带来巨大的好处,只是当时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人类终于成功完成了器官移植,几年内多起肾移植手术为饱受折磨的患者带来了新生。在随后的数十年中,医生们知道了如何成功移植其他器官,而且极大地提高了康复速度。目前,大多数器官移植都是相对安全的普通手术,而且在每年,对数千名患者而言移植都是最佳的治疗选择。

器官移植探秘

遗憾的是,医生和患者如今面临着一个新的障碍:移植需求已经远远超过了捐献器官的供应。简而言之,由于没有足够的器官捐献者,患者必须等待数月甚至数年才有机会进行器官移植。

在本文中,我们将了解器官移植中涉及的三个主要程序:器官分配系统、手术本身和术后恢复。我们还将探讨科学家和政治家正在做些什么以解决器官短缺问题。

筛选、等待移植者的名单和匹配

当某个器官衰竭时,器官移植是一种选择。肾衰竭、心脏病、肺病和肝硬化都是可以通过移植来有效治疗的病症。当心脏、肺和其他高度敏感器官出现问题时,移植通常是最后考虑使用的手段。但是,如果所有其他治疗途径都没有效果,而患者愿意且身体状况合适,那么移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肾和肝可以从活体捐献者中移植,因为人天生有两个肾,而肝脏是可以再生的。甚至肺也可以从活体捐献者移植,但这非常少见。对于这些手术,患者通常会在朋友或家庭成员中找到自愿捐献器官的人。如果与捐献者的器官匹配,他们就可以直接进入手术阶段。少量的活体移植器官则来自有爱心的、为大众利益而捐献的人们。

如果患者需要心脏移植、双肺移植、胰腺移植或者角膜移植,则需要从尸体(已故捐献者)身上获得。通常,合格捐献者是脑死亡但仍接受人工生命支持的人。虽然从表明上看已经死亡,但他们身体的其他功能仍在运转,意味着器官仍然保持健康。身体自身死亡后,器官会快速恶化以至于不能用于移植。

在美国,希望从已故捐献者获得器官移植的患者必须加入设计周密的全国器官分配系统。该系统统称为美国器官获取和移植网络(OPTN),由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运营,是一家独立的非营利组织,根据与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签订的合同工作。

UNOS维护符合条件并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的数据库以及有关全美器官移植中心的详细信息。此外,主要由移植医生、移植患者和器官捐献者组成的UNOS董事会负责制定有关政策来规定如何决定哪些人将获得哪些器官。

如果患者需要心脏移植、双肺移植、胰腺移植或者角膜移植,则需要从尸体(已故捐献者)身上获得。通常,合格捐献者是脑死亡但仍接受人工生命支持的人。虽然从表明上看已经死亡,但他们身体的其他功能仍在运转,意味着器官仍然保持健康。身体自身死亡后,器官会快速恶化以至于不能用于移植。

在美国,希望从已故捐献者获得器官移植的患者必须加入设计周密的全国器官分配系统。该系统统称为美国器官获取和移植网络(OPTN),由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运营,是一家独立的非营利组织,根据与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签订的合同工作。

UNOS维护符合条件并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的数据库以及有关全美器官移植中心的详细信息。此外,主要由移植医生、移植患者和器官捐献者组成的UNOS董事会负责制定有关政策来规定如何决定哪些人将获得哪些器官。

OPO将立即联系顺序表上的第一个人的移植小组。移植小组将记录捐献者的所有信息并决定是否接受器官。如果他们觉得捐献者与准接受者的匹配程度不够或者器官不令人满意,他们可以选择拒绝器官。例如,捐献者可能比准接受者体型大或者年龄大而使得器官不合适,又或者捐献者存在可能损坏器官的健康问题。在准接受者因生病或其他原因而没有为手术做好准备时,移植小组也会拒绝器官。一旦被拒绝,OPO将联系顺序表上的第二个人。

大多数情况下,OPO将首先在当地寻找可能的接受者。如果在当地没有匹配,OPO会将搜索扩大到UNOS区域(全美有11个区域)的所有人。如果仍然没有匹配,OPO会将器官提供给全美顺序表中的第一个人。这样做的目的是最大限度缩短器官的运输时间,并通过为捐献者提供一个帮助当地社区的机会而鼓励人们捐献。

当某个患者的移植小组决定接受器官后,一切将开始快速地进行。移植小组告诉接受者赶往医院做手术准备,同时派遣另一个小组从捐献者身上取下器官。在下一部分中,我们将了解这两种手术程序中涉及的事项。

当捐献者的家庭授权取走器官后,几个外科小组立即开始回收器官(虽然仍在使用“摘取”这一术语,但是许多组织现在更喜欢使用“回收”,因为捐献者家庭对于前一种说法较为敏感)。为了了解此程序中所涉及的事项,我们将集中讨论一项特别复杂的手术:心脏移植。

来自海外的器官

由于美国的捐献器官严重短缺,许多患者正寻求在其他国家/地区获得移植的机会。在某些国家/地区,外国人可以购买他们需要的器官,而不是在家中消极地等待。通常,这些器官来自并非自愿捐献器官的死刑犯。

这种情况在器官移植界存在很大争议。在大多数西方国家,花钱购买器官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而且如果捐献者没有表示同意,则回收器官的行为同样是不道德的。此外,有明显的迹象表明死刑的执行程序正在被修改,以满足患者需要。

摘取小组的第一步是切开捐献者的胸腔。接着外科医生锯开胸骨并向外拉动肋骨以露出心脏。在其他小组处理身体其他部位的同时,心脏摘取小组夹紧通向心脏的不同血管并泵入冷冻的保护性化学溶液。该溶液能够阻止心脏跳动并在运输过程中保存心脏。

然后,外科医生切断血管并从体内取出心脏,将它放入充满防腐化学药品的袋中。接着将袋子放入装满冰的普通冷却器中,再紧急送往接受者所在的医院。通常是通过飞机或者直升机运送。

与此同时,接受者已被完全麻醉,而且胸腔已被切开。他被推入手术室,盖上消过毒的布,仅留下胸腔暴露在外。通常情况下,只有当心脏送到时手术才会真正开始,以防运输中临时出现问题。

当捐献的心脏到来时,移植小组即开始移植程序。首先钩住一根静脉并向患者的血流注射一支抗凝血剂。这可以在移植过程中阻止血液凝块。

与回收心脏时一样,手术小组首先切开患者的胸腔,锯开胸骨,向外拉动肋骨。然后,医生将一台心肺机接到患者的身体。正如您猜测的那样,心肺机的任务是临时充当患者的心脏和肺。该机器的塑胶管连接到心脏内外的血管上。返回到心脏的血液被转移到该机器,而不是被吸入肺中以除去二氧化碳和获得氧气。该机器驱动血液流过一系列人工心室,释放二氧化碳并获得氧气,然后回流到体内进行再循环。这使得手术小组可以在不中断呼吸和循环的情况下取出原来的心脏。

通过调整心肺机可以温暖或者冷却血液。在手术过程中,它会设置为冷却所有经过的血液。这样可以间接冷却身体的其余部分,有助于在手术过程中保护其他器官。通常情况下,机器会配有附加装置来吸走手术区域的血液并将其直接送回血流。

当血液在心肺的周围得到有效转移后,外科医生切断有病心脏的血管来将其取出。心室的后壁和心脏的上心室事实上仍留在原处。外科医生取掉捐献者心脏心室的后壁,然后将捐献者心脏缝合到原有心脏的剩余组织上。接着,将以前通向有病心脏的血管缝合到捐献心脏上的相应位置。

新的心脏到位后,手术小组逐渐温暖流经患者体内的血液。体温升高一些后,心脏可能会开始自己跳动。如果没有,手术小组会施加电击使它开始跳动。手术小组会暂时让心脏和心肺机共同循环血液,使得心脏有时间增大力量。

2016年11月14日浙江鸡蛋价格今日动态

男子在水中枪毙自己 结果震惊了

苏州西部生态旅游度假区媒体推介会在京举办

男人增强性能力3秘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