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东北三省去产压力不同副省级领导牵头去产济宁

发布时间:2020-10-18 19:23:53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今年上半年,东北三省部分主要经济指标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各省经济运行走势也有一些分化。在东北三省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的去产能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着。记者梳理后发现,东北三省去产能的压力不尽相同,在钢铁行业方面,吉林省去产能的压力明显要小于辽宁省和黑龙江省。

上世纪90年代大量国企员工下岗,至今让很多东北人印象深刻。在去产能的同时,如何安置钢铁、煤炭等行业因为去产能而出现的下岗人员就显得尤其关键。

去产能压力各不同

据了解,辽宁省2016年计划退出粗钢产能602万吨,全面完成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任务。2018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2731万吨,到2020年,将全面完成煤炭化解过剩产能3040万吨的任务,关闭退出煤矿140家。根据记者掌握的最新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辽宁省已退出煤炭产能350万吨,2016年全年计划完成1327万吨。

据悉,辽宁省煤炭行业去产能主要集中在阜新矿业、铁法能源、沈煤集团等3家企业,在2016年将退出产能1200万吨。其中,沈煤集团正是上市公司红阳能源的第一大股东。“现在是大股东去产能,如果上市公司有去产能的计划,一定会及时进行公告。”9月12日,红阳能源董秘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介绍。

除了辽宁省之外,作为东北地区的煤炭大省,黑龙江省计划用3至5年时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2567万吨,分流安置职工6.2万人,其中2016年化解产能983万吨、分流安置职工3万人,今年前7个月已化解过剩产能222万吨、分流安置职工10485人,分别占年度计划的23.7%和35%。另外,黑龙江省还计划压减粗钢610万吨、炼铁219万吨,全部在2016年完成。

吉林省计划用2至3年时间压减煤炭产能2733万吨、退出煤矿132处。此外,吉林省计划用5年时间合计压减炼铁产能136万吨、炼钢产能108万吨。记者获悉,截至目前,吉林省钢铁行业已经完成了压减粗钢产能108万吨的2016年度目标,煤炭行业完成进度也已经达到了52.7%。

一位吉林省相关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相比黑龙江省和辽宁省而言,吉林省去产能的压力最小,因为吉林省的人均钢、煤产量都不高,所面临的过剩产能矛盾也并不突出。但是即便如此,吉林省依然要借着本轮去产能的东风,坚决淘汰落后产能,调整经济结构。

安置员工成重中之重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相较国内其他地区和省份而言,东北三省最近几年的经济下滑压力尤其明显,很多东北企业也正在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因此如何安置钢铁、煤炭等行业因为去产能而出现的下岗人员就显得尤其关键。

记者了解到,东北三省均已经出台了去产能行业职工安置办法。综合三个省的具体安置办法来看,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企业内部分流、组织劳务输出、支持和鼓励创业,实行内部退养、由公益岗位帮扶托底等。

“对于去产能而分流出去的员工,我们采取了多种途径进行安置。例如,鼓励他们利用互联网+自主创业,对于那些能够带动企业其他待岗人员一起创业的员工,还可以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吉林省一家煤炭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另外,利用现有的林地和土地资源,开展林下经济生产和种植养殖业,也能够解决一部分待岗分流员工的再就业。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肇勇认为,去产能肯定是要释放出一部分富余劳动力,但是如何安置这部分人群,则需要有针对性的政策。实际上钢铁、煤炭企业应该借此良机实施一轮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根据职工的实际工作情况,合理安排人员,而不是一刀切似的进行下岗分流。另外,需要分流的并不仅仅是基层员工,领导岗位同样需要借此机会优化配置,解决长期存在的机构臃肿问题。

副省级领导牵头去产能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获悉,今年年初,辽宁省和吉林省就率先在国内各省份中成立了专门的化解过剩产能“领导小组”,而且这些“领导小组”的组长均是由副省级领导来担任,从中也可以看出“领导小组”的规格颇高。

例如,吉林省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吉林省副省长姜有为;吉林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副省长李晋修。辽宁省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常务副省长谭作钧和副省长刘强。

丁肇勇分析说,去产能不可能长年进行,所以“领导小组”应该会是一个临时的部门。但因为有了副省级领导坐镇“领导小组”,通过自上而下地推动,其实际发挥出的作用的确非常大。

“去产能是硬性任务,时间紧、任务急,要想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必须有高级别的领导‘压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东北地方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国有企业在东北经济中的占比较重,很多地方去产能的重点也是国有企业,这也会触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单纯依靠省发改委来推动去产能难度颇大,一些省属国有企业的主要领导本身就是副厅级、正厅级的干部,从行政职别上来说,双方是对等的。但如果是由副省长甚至省长来主抓这项工作,实际效果就完全不一样,效率也大大提高,避免了无谓的推诿、扯皮。

星力九代捕鱼游戏

电子伺服变压器

兰州工地扬尘监测系统

木糠颗粒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