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婆太刻板我爱上热情的女网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4 16:55:10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健康讯 2016年4月23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客观地说,我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个长期被压抑,渴望释放自己的人。

我的妻子杨姗(化名)自信独立。她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女人自强自立才能赢得尊严”。

记得我第一次去她家时,就被她家“独立”的作风震住了。

那是一个中午,我看到她父亲和母亲相继回来,然后各做各的饭,各吃各的。我开始还以为他们吵架了,哪知,正在她父母吃饭时,杨姗居然也下厨做了一顿饭,然后笑吟吟地要我和她一起吃。

我觉得很奇怪,问她为什么一家人一顿饭要做三次。杨姗不以为然地告诉我,这是她家的传统。从小,她父母便要求她独立,加上她父母都比较忙,所以常常各做各的。久而久之,他们也习惯了如此。

可想而知,这样独立的杨姗很少在我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娇弱。理性的她似乎总是站在高处,指出我的弱点,指引我前进。在她面前,我无处遁形。

刚认识杨姗时,我觉得她是那么活泼、大方,和她在一起非常快乐。后来有人问她:“杨姗,你们是不是在谈朋友啊?”每每这时,她总是笑而不答,我则连声否认。

这种事情重复了几次后,她说:“从今往后,希望你不要来找我了。”我没明白怎么回事,说:“怎么了?”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别人会说闲话,我不想被唾沫星子淹死。”说完转身就走。

我忽然明白过来,追上去,对她说:“那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她站住了,背对着我,向我伸出一根手指来示意我拉住。我高兴地走上前去,揽住她的肩膀。

结婚后,我本想住在父母家里,杨姗觉得这样容易产生矛盾,便时常回娘家吃住。久而久之,我们便在岳父母家住了下来。

自从住进岳父母家里后,我就发现自己好像游离于他们一家人之外。到了周末,我觉得应该放松一下,便打开音响欣赏音乐,哪知一曲还没放完,她妈就来到我身边,轻声说:“麻烦你将声音开小一点,她爸爸要看书。”

说完,她站在我旁边,静静地等待我做出反应。她的礼貌令我无法拒绝,赶紧将音响关了。然后,岳母淡淡地道声“谢谢”,轻手轻脚地离开。我非常憋闷,像一个喷嚏没打出来一样。

在她家里,我不敢随便乱扔衣物,因为总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时刻提醒着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我发现,他们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每天做什么事都非常有规律,而且他们的行动总是轻手轻脚。

这种刻板的生活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可是我又必须尊重两位老人。久而久之,才三十岁的我就感觉自己死气沉沉,这种生活下,我对杨姗一点爱的感觉都没有了。

去年,我无意中从报纸上看到了关于网络一夜情的报道,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我突然也想尝试一下。

很快,我就在网上找到一个自称是少妇的女人。她要求我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我是过来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我们在网上定好了时间和地点。

那天傍晚,我给杨姗打了个电话,撒谎说有同事过生日,可能回来很晚。然后,我打车去了目的地。这时,黑色的夜一点一点浸透了我的心,街上的路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路灯下,我看到了那个少妇。

她长得很温暖,让人忍不住想亲近。一见我的面,她就大大方方地说:“嗨!你长得不错。”我微微笑了一下,没说话,低着头往酒店走去。

我有些心虚,生怕撞见熟人,故意和她拉开一段距离。走进房间后,我仍然很紧张,坐在床边,双手紧抓床沿,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她看出了我的紧张,不停地告诉我,现在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应该好好放松。

我至今仍记得,当自己放松后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那不是对杨姗的忏悔,而是莫名其妙的兴奋。我想,我终于摆脱妻子一家人的束缚了!

从此,我开始在网上筛选“玩伴”。一般来说,我喜欢和那些谈吐不凡的异性交往,就算被拒绝了也不要紧,反正在网上谁也不认识谁。和她们定好时间和地点后,我就向杨姗“请假”,再拿出平时偷偷积攒下来的“活动经费”,欣然赴约。

我“请假”的频率不高,一个月才一两次,因为我所有的工资都上交,平时上下班也很准时,所以,一年多来,我的行动一直没被杨姗发现。

而我也一直没什么负疚感,只有当深夜醒来,看到安详入睡的杨姗时,我才会觉得自己很堕落,对不起她。可一到了网上,我就又下意识地寻找“伙伴”,只有通过这种途径,我才能释放自己。

今年4月,我约了聊了很久的翡丽(化名)“见面”。见到翡丽时,我大吃一惊。她是典型的小家碧玉,看上去清纯可人,不谙世事,我有了一种怜惜的感觉。

在酒店,我惊奇地发现我和她竟然非常和谐,那种美好的感觉让我至今难忘。事后,我打破了“天亮说分手”的常规,常常在网上与她联系。慢慢地我了解到,翡丽刚刚毕业走上社会,她和我一样,表面斯文,内心叛逆。

就这样,我和翡丽越走越近,我们熟悉彼此的气息,渐渐不能自拔,陷入了情网。

我每天都在想着翡丽,像着了魔似的。听说她病了,我的心便会不由自主地揪紧,恨不能立刻去陪她看病,而杨姗病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陪她去看病而已。越来越多的比较让我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女孩。

这个发现让我有些惊慌,我想断掉与翡丽的关系,继续维持自己好丈夫的形象。翡丽也慢慢觉得,尽管我们现在有爱,但终究会分手。于是,我们试着冷处理了一段时间,我甚至鼓励她接受一个研究生的追求。

6月的一个周末,翡丽打电话告诉我,她和研究生相处融洽,研究生请她去他家。我忍住心痛,说:“那,晚上我送你过去。”

我把翡丽送到目的地,按住她的肩,足足看了她一分钟,然后松开手,说:“你走吧!”我知道,从她踏进研究生的家门起,她就不再属于我,我和她的这段感情也将随之消逝。

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一个小时后,我发现自己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时刻想着翡丽现在在做什么。我像发了疯一样,来到研究生家附近,四处寻觅。我深深地感觉到,翡丽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不可以与他人分享的。

直到接到翡丽的电话我才平静下来,她早就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我急忙开车赶过去,几乎是冲进她屋里,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把我推开,大口喘气,说:“憋死我了!”我把她拉到怀里,说:“宝贝,我要离婚,我要和你在一

ie下载

ie

ie浏览器

ie浏览器下载

相关阅读